返回主站
首页
卷首
资讯
视点
论坛
风标
教研
广角
文苑
家教
您的位置: 首页  > 文苑

兴安教育专刊

文苑

捧藏幸福在掌心里

信息来自:  《兴安教育》编辑部   发布时间: 2018-10-15  点击量: 0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捧藏幸福在掌心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科右前旗教研室 于龙


人到五十岁,自己独静的时候,就总爱回忆过去。过去的日子里,总有一些事情挑起你的思绪,不经意间,将遥远的模糊与现实的清晰结合起来,就像由远而近的一缕春风,轻轻地吹拂过来,轻拂着你的面颊,有柔柔的一种心动的感觉。当你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想捧起时,它却会在瞬间消失,但手心还有热度,漫过掌面的触动,毫不停留地钻入了肺腑。

吃完晚饭,一位退了休的老同事电话约我,要到家里来小坐叙旧。刚刚穿上运动衣准备下楼锻炼的我,愣了一下,然后坚定地脱掉了“行头”,泡好茶等候着她的到来。

她之于我,有两三岁的差距。从年龄上讲,是同代人,都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人。我们曾在一个教研组工作,她曾是我的教研组长,后来我又接替她担任教研组长。我们有过八年共同工作的岁月,这当中既有过相互的支撑,也有过工作缝隙间一些说不清楚的琐事碎情,但离别,已经近十年了。

那时,我们同在乡下一所农村中学露着天的教室里任教,学校条件艰苦不说,微薄的工资常常也会遭遇“拖欠”,即使这样,也没有消减我们对教学工作的热情。她没有多少教研能力,只是想在每年的中考中多考出几个优秀的学生。但事与愿违,她起早贪晚,对学生苦口婆心,课堂上喋喋不休,唯恐漏掉一个知识点,可是每到中考时,她所带的学生最好也只能有一两个考上重点高中。对她的这种教学方式,我曾委婉地劝说过她,劝她把中考与教研一起抓,以研定教,以教定研。可她不以为然,认为教学就是为了考学。为此,我们还争辩过。我们也曾一起冒着严寒或酷暑,一起骑着自行车到乡下的村庄做家访,也曾为教研组购买一本教辅用书或教学刊物几次一同与校长争取,直到校长答应就范,有时也会因学校对老师们奖罚不公而愤愤不平……而这一切都已成为了历史,成为我年轻时狂热和执著的存根,墨迹飘动在了悠长的记忆之路。

一个人,一生中都可能有过这样的一个阶段,就是最艰难的同时又是最精彩的时段。与她共事八年,正是我三十到四十的豪迈年龄,血气方刚地在工作岗位上,带着拼命三郎的劲头,唯恐不能穷尽美好的心理,撇家舍子把事业视为命根子,只想把自己的事业做得风风火火。尽管一路走来踉踉跄跄,却把每一天的激荡都留作了最美好的纪念。

我们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相融,把彼此烙进了自己的心间。此后,我就调到了教研室,但总觉得那段光阴中的自己,是最为真实的,那段时间的事,是最为留恋的,那段时间的工作,是最为精彩的。

而我的直率和一往无前的劲头,我的正直和坚韧,我的憨实和无惧,却留在了她的记忆里。

走后的十年,她时不时地总会给我打一个电话,问一些教研上的问题,有时还会在假期或上城里来办事时找几个同事小聚一下,聊一聊我走后她的一些工作或生活的“感言”。

可能是从我离开时,她就开始回忆并记录我们在一起时的一些难忘的工作经历,“记录”中有好些是连我自己都忘却的琐碎的“点点滴滴”……不善用电脑键盘的她,用娟秀的手书,洋洋洒洒几万言,把这些文字密密地压缩在五个笔记本上,字迹工整有如她青年时的照片,圆润而有光泽。

有散记,有诗歌,有教育叙事……字里行间萌发着日光一样的温暖。封面上还特别标注着“致于龙”(我的名字)。

就在她退休前的几天,她来到我家,把她写过的五本日记很郑重地交到我的手上,当时的我,眼睛湿湿的有些模糊,静静地听她说着以往,忘记了时间。手里捧着的日记书稿,把我的心灼热。

也许这就是同事间的相知,也许这就是朋友间的默契,也许这就是那种人与人之间在抛却利益后袒露的真诚。

她说:“干了二十八年的语文教学工作,教研组换了许多老师,学校也换了七任校长,但您是我最为敬重的老师加兄弟。您的正直和善良,您的宽容和远见,您的爱憎分明,尤其是您的教研精神,在我的心里刻下了永久的印记。十年里,我在平静独处的时候写下了这些文字,也留下了自己大半生工作上的反思,我想重新教好每一个学生,但我要退休了,今天把这份纪念送给您吧!”

我见过写书的,也有将出版自己的著作送人的,但平生第一次见到如此文字组成的这样一本厚重的书!

在和自己的工作热爱的讲台告别的时日,她用这种方式和一位老同事做了深度的交流。我明白,才仅仅五十一岁的她,是多么不甘用“以工代教”的身份退休啊!

年后的今天,节气小寒,正是北方最冷的时节。

因为她的造访,突然感觉温暖了,许多淡去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。眼前的她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带着久违的笑,拎着一包年糕豆包,用熟悉的腔调说:“退休在家闲不住,帮着老人种了点黏谷。要过年了,自己蒸了点年糕、豆包,给您送点。可能您不爱吃,但是我的心意……”年糕豆包早已冻硬,但当我接过时,一股纯正的豆香竟扑面而来……

瞬间,幸福决堤而来,另我心旌激荡。这是在岁月流逝中仍不曾忘却的感动。我忙不迭地说:“快,快,屋里请……



上一条: 记忆里的那张笑脸
下一条: 愁雨来
Copyright(C)2016. All rights reserved 兴安盟教育局  |    蒙ICP备13000033号
地址: 内蒙古乌兰浩特市        电话:0482-8268628         邮政编码:137400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及本地举报电话  :  0482-8268636   技术支持: 北京师科阳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     电话:010-834566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