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
首页
卷首
资讯
视点
论坛
风标
教研
广角
文苑
家教
您的位置: 首页  > 文苑

兴安教育专刊

文苑

愁雨来

信息来自:  《兴安教育》编辑部   发布时间: 2018-10-19  点击量: 0


愁雨来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扎旗音一中高三(11)班    赵超



    这天气可真是古怪,前一秒还晴空万里,下一秒就大雨滂沱。隆隆的雷声将雨打下天庭,这怒气冲天的雨拍打着窗外的石头台阶,绿苔之上,惊起一层水雾。懒在床上,手机电台里播放着《诗词之美》,那首《桃花庵》让厨房里的母亲发了疯似的冲了出来,眼珠夺眶而出状,长叹一声,低声道出“这是你去世的舅姥爷最喜欢的诗”,我猛地一愣,时间沙漏倒流,让我回到了十三年前……


    也是个雨天,五岁的我被早早叫醒,半睁半闭的双眼,在与口水浸湿的枕头不舍作别。空气中充溢着朦胧与懒惰,按满图钉的破门处鸟语花香生机盎然,我嗅到了有客到来的气息……


    闯入眼帘的是一位天命之年的陌生人。他个子很高,头发较长,还有些茂密,像盘虬卧龙的紫藤萝。但最令人醒目的是那眉毛,就像黑铁打造的大刀伏在深邃的眼镜上方,似蹙似舒,好不威风!岁月在他脸上,冲刷出千沟万壑,打卷的羊毛胡备显沧桑。他被家里人抓着、夹着、推着送入屋内,一路上被众人的嘘寒问暖洗礼着。好奇抓挠我,我朦胧地抓住姥姥的衣角问:“这人是谁啊?”姥姥正欲开口时,那陌生人便上前说:“乖孩子,叫舅姥爷!”我被吓得连连后退,他的眉心也是紧锁着的。脚跟碰到墙壁,我退无可退,便结巴地迸出他满意的答案。紧锁的眉心变得多云转晴,云消雨霁。饭后他问我母亲家里纸笔有否,当发皱的纸张与断水的油笔出现时,他眼前一亮。不一会儿,王昌龄的《出塞》便跃然纸上。他把手背了过去,一边踱步一边教我读诗。年幼的我只听出了什么“飞将军”“胡马度阴山”。后来他还给我讲过评书,每当说到赵子龙冲阵救主时,他总是随着斩将刈旗、金戈相撞而手舞足蹈,就像说书先生一样。当结束时他也会扶尺一下,于是满座寂然。那时的我对比一窍不通,但一种对文字对他的敬畏油然而生。只几天,这位乡野文人便离开了,走得匆忙而悄然,没带走一片云彩……


    后来姥姥总是提起他这个兄弟,说他从小就喜欢读书。扛着锄头、握着镰刀时在读,哄着家鸡、赶着鸭子时也在读。大家都劝他放下书本别浪费时间。可他偏不,留下的只有大步向前的背影与一句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”,没人理解,他们也懒得理解。他羡慕的是结庐人境的陶渊明,喜欢的是风流倜傥的唐伯虎,敬畏的是诲人不倦的孔夫子。他也同喜欢的古人一样命运多舛,三十几岁任教,期间总与校方的“腌臜腐败”作斗争,家人劝阻也没有用,谁让他偏是个倔驴脾气呢?最终四十岁时他一甩衣袖辞职了。从此他便真是摘桃花、换酒钱的桃花仙人了,醒时花前坐,醉后花下眠。他总打我的小舅,说什么不争气,不爱读书什么的。后来他离开家出去闯荡了,那就真是后来了……


    最后一次听闻他的消息竟然是他去世了。眼圈又黑又沉的长辈们在哭,与他几面之缘的我也在哭。当烟筒冒出一股青烟时,他的儿子终于忍不住了,眼里奔着泪,十指紧扣住终让他的父亲“叶落归根”的土地。几个响头后,对着那烟吼了声“爸!”……


“吃饭了!”母亲的一声呼唤将我从回忆里拽出来,才发现大雨已停,外面鸟雀呼晴,晴空万里。隐约间,似乎听到一声铿锵有力的生命长吟,在晴空上回响不绝……(指导教师马光美)



 



Copyright(C)2016. All rights reserved 兴安盟教育局  |    蒙ICP备13000033号
地址: 内蒙古乌兰浩特市        电话:0482-8268628         邮政编码:137400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及本地举报电话  :  0482-8268636   技术支持: 北京师科阳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     电话:010-83456666